欢迎来到010在线作文网!

夏日傍晚的检讨书

检讨书 时间:2019-07-07 手机版

  夏日的晚风吹过自习室,在这个本该写论文的夜晚,我决定任性地做些别的事情。

夏日傍晚的检讨书

  很久没有任性了,也可能因此怀念那些任性的时光,怀念敢于递上那封信的时光,怀念用好多个日日夜夜的眼泪积聚起来写一封信,怀念多少个日日夜夜的眼泪积聚起来想一个人。或许现在的时间那样宝贵,我没有勇气拿它挥霍。但是,就挥霍这么一会儿,应该也不算过分。

  夏日的晚风,多美妙的东西。海洋楼的自习室,读圣经,喝绿豆冰沙,还有,想你。那时候以为是苦尽甘来呢,虽然也没对未来抱什么憧憬,但只觉得青春应该挥霍一次,即使没结果,也要疯狂一次。时间渐渐淡去了秋天的萧条,冬天的彻骨寒冷,记忆里渐渐只留下夏日的晚风和骄阳。只记得那时候虽然临近期末,每天日子过得无比悠闲,吃完早饭9点去自习,中午约着吃个饭,听的歌是苏打绿的《喜欢寂寞》、孙燕姿的《明天的记忆》、潘辰的《流泪》、陈奕迅的《兄妹》。那样的日子又快到了,你准备好了吗。

  如果说那段日子为什么那样美好,我觉得是因为理想主义还没完全消亡。我每天跟自己高喊着,爱是付出不是占有,我应该知足,不打扰是我的温柔,听着五月天,我们应该坚持…我一直觉得自己会到大学毕业才会让自己最深最长最用心最纠结最爱的初恋败给时间。但是,好幼稚啊。“败给时间”是时间决定的,不是你决定的。每个爱着的人都不会想到自己哪一天就不爱了,每个挣扎着的人都不会想到自己哪一天就累了。我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只过了一个冬天,你的那根骨头就永远扔在了北方冬季的夜晚,瑟瑟发抖,即使春暖花开也没将它温暖回来。我在那些冬天的晚上曾经醒悟般对自己说,绝症就是绝症,绝症就别想再去治,用治感冒的方法治绝症,只是在欺骗自己病的还不那么重,还有治愈的可能。但我告诉你,绝症治好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奇迹。你如果对他还没死心,那你就等待奇迹吧。

  那么,曾经积极争取变成了消极等待。而就在消极等待中,一些东西随着时间被一点点消磨。地坛书市不开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不但去年秋天没有,今年夏天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对我来说那么重要。我已经不会放声痛哭一场,但我却很难描述自己的感受。我急于找人分享这份感受,却又不知道找谁。地坛书市春季和冬季我各去过一次。那时怎么会知道是最后一次。而且,地坛书市的一去不复返,也印证着其他的一些东西的一去不复返。我坐在原地,等着奇迹的发生,或是等待下一次的爱情。《苏州河》里美人鱼的爱情曾那样感动过我,而我不是美人鱼,我也不是马达,我曾以为我是那样执着的人呢。而我只是那个摄影师。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像马达那样找我吗?会一直找吗?会一直找到死吗?隔着时空层层的压力回望过去,我们应该羞愧。我甚至不如当初那般勇敢。你若在今天问我还爱他吗?我会说还爱。但已经没当初那般浓烈。而且即使爱,也只会放在心里,像过冬的衣服一样收进柜子。我不会再写一封信了。地坛书市只是一个由头,关键是,我自己也没那般强烈的愿望了。爱情的理想主义不知道被我落在了这一路走来的哪一个地方。现实不用对我做什么,是我自己缴械投降了。去年的5月19日下了场大雨,下雨之前格外闷热,我把那封信发给了他,于是以后有了一些以后。而今年的5月19日,我会在做什么呢?是写论文还是参加比赛?是为着保研的事情想得焦头烂额,还是在填一些评优登记表?是科技立项答辩还是准备期末复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我不敢放下这一切去谈爱情的理想主义。我只有在这些事情的间隙苟延残喘,为已然逝去的青春流着假惺惺却又带着几分真心的眼泪。现实过后我能否重拾理想?但愿吧。最后送给自己《恋爱的犀牛》里两段台词,希望自己还能一直记着曾经理想主义过的时光。

  什么东西能让我确定我还是我?什么东西让我确定我还活着?—这已经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而是一种较量,不是我和她的较量,而是我和所有一切的较量。我曾经一事无成这并不重要,但是这一次我认了输,我低头耷脑地顺从了,我就将永远对生活妥协下去,做个你们眼中的正常人,从生活中攫取一点简单易得的东西,在阴影下苟且作乐,这些对我毫无意义,我宁愿什么也不要。

  忘掉她,忘掉她就可以不必再忍受,忘掉她就可以不必再痛苦。忘掉她,忘掉你没有的东西,忘掉别人有的东西,忘掉你失去和以后不能得到的东西,忘掉仇恨,忘掉屈辱,忘掉爱情,像犀牛忘掉草原,像水鸟忘掉湖泊,像地狱里的人忘掉天堂,像截肢的人忘掉自己曾快步如飞,像落叶忘掉风,像图拉忘掉母犀牛。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惟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她。


本文来源http://www.010zaixian.com/gongwen/jiantaoshu/1295944.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