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010在线作文网!

父亲的槐树林散文

散文 时间:2019-11-04 手机版

  十年前,父亲怀揣着梦想、怀揣着幽怨,忧伤地走了,只留下山坳里的那片槐树林……

父亲的槐树林散文

  今年五月,我驱车从县城回老家看年迈的母亲,突然,想起了父亲的那片槐树林,就急切地来到山坳里,一片郁郁葱葱的槐树林呈现在眼前,此时,恰逢槐花正开,如白蝶簇拥,整个山坳成了白色的海洋。一阵阵清爽的夏风吹过,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一朵朵飘落的槐花洒在我的额头、落在我的手心,打湿了我的眼睛。此刻,槐花雨在我四周纷纷飘落,犹如父亲的老泪纵横……

  十年了,父亲离开我已经十年了,今天,当我面对这一片参天大树时,父亲植树的背影又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种树是父亲一生唯一的爱好,八十年代初期,他主动承包了山坳里那片荒滩地,喜欢一个人在山坳里默默地种树,很多人不解笑他真傻,种这些树白费功夫没啥回报的,父亲只是笑而不语,回家后父亲时常对母亲说:“我也没啥本事,现在趁娃娃小多种一些树,等二十年后给娃盖房时这些树就能派上用场了。”刚开始,父亲把各种各样的树苗都种在山坳里,到了第二年大多数树种死掉了,只有洋槐树活了下来。目不识丁的父亲多方打听种树的经验,才知道我们村常年干旱少雨,很多树种不能缺水,只有洋槐树耐旱生命力强,父亲就开始喜欢上了洋槐树。这样,山坳里的荒滩地就成了父亲最热衷去的地方了。

  不到两年时间,父亲把整个山坳里十多亩无人问津的荒地全种上了洋槐树。可正当他高兴时,一场多年不遇的暴雨把村里的庄稼全部冲走了,父亲在山坳里刚刚种的小树苗也未幸免于难。雨刚一停,父亲就亟不可待地光着脚板拿着铁锨披着蓑衣向他的槐树林跑去。天快黑时,父亲哭丧着脸回家了,浑身全是泥巴,简直成了泥塑的人儿,他蹲在门槛上,一句话也不说,吧嗒吧嗒地一个劲地抽着那根旱烟杆子,母亲心疼地问道:“他爹,树咋样了?”“完了!全完了!十多亩荒滩地全部成了淤泥!老天爷要了我的命啊!”父亲蹲在门前嚎啕大哭、老泪纵横。第二天雨停了,我们一家人来到山坳边,那儿已经成了一片沼泽地,到处都是黄色的淤泥。父亲这两年辛苦种植的所有树苗不见了踪迹,只有零星几棵漂浮在淤泥上。看完之后,母亲难过得哭了,她劝父亲放弃这片荒滩地,在其他能种的地方多少种一点算了,父亲默默无语……

  一转眼,到了深秋,父亲不听劝阻又去山坳里种树,母亲疑惑地问:“他爹,能成吗?”父亲说:“再试试,我不甘心!”父亲又把被浑水冲过后能种的地方全部种上了槐树苗。到了第二年春天,重新种植的槐树都活了,这让父亲兴奋不已。父亲炫耀地告诉我们,他摸索出一个好办法,就是在淤泥地外围种树一圈一圈地向里面收缩,等周围的小树长大了,中间淤泥里的水被树吸收,死水潭慢慢就硬化了,槐树也因为水分充沛而长得快,这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对此,我们一家人都半信半疑的,父亲按照他的办法实施着他的宏伟计划。

  但家乡每年都暴发洪灾,只要下一场暴雨,山坳里的槐树就被冲走一大片,年年如此。母亲就时常劝父亲放弃那片荒滩地,村里人的嘲笑声更是此起彼伏,但父亲依然执拗地种着槐树,一晃十年时间过去了,那些槐树根已经深深地扎进泥土当中,面对狂风暴雨巍然不动,像坚守着疆土的战士,坚强地固守着山坳里的那方热土!

  第二年春天,为了制服那一片淤泥滩,让每一寸空间都发挥作用,父亲就种上了苜蓿草,淤泥滩因此慢慢地收缩,表面也渐渐地硬化起来,父亲看到他的杰作,高兴地说:“你们还不信,我说过我一定能制服这个死水潭。”父亲继续一圈一圈地种槐树,树林逐渐地扩大自己的地盘,死水潭一步一步地接近死亡。父亲治理泥滩地的威名从此大震,那些平日里取笑他的人也向父亲伸出了赞叹的大拇指。

  村里人看见父亲那十多亩葱郁旺盛的槐树林,都争先恐后地在荒滩地里抢种洋槐树,几年的时间家乡的所有荒滩地山头上都成了槐树林,但是它们都比不上父亲的那片槐树林茂盛。

  很快就到了八十年代末,我正在读初中,父亲的那片槐树林就成了我的乐园。放了暑假,我和父亲每天就把牛羊赶到槐树林里,牛羊在那儿自由自在地牧放,我在槐树底下尽情地放飞着梦想,一边是牛羊吃草时欢快的铃铛声,一边是我在林荫树下吟诵唐诗宋词的朗朗读书声。父亲一会儿笑眯眯地看看他的槐树,一会儿笑眯眯地看看朗诵诗文的我,激动地说:“三儿,好好念吧,只要功夫真铁棒磨成针!你看我的槐树林,当初糟了多少罪,全村人都笑我死脑筋,可我花了十年功夫现在这些槐树不都长大了吗?只要恒心坚持下去,你一定会吃上皇粮的,成为我们家的第一个干部!”我默默地点头答应。

  时间飞逝,一转眼到了九十年代,我考上了县一中,自从我上了高中,家里的花销渐渐地增大了。两个哥哥到了结婚的年龄,又要给他们盖房,光凭十来亩土地,没办法解决家里的燃眉之急。父亲的槐树林刚到长大,又不是经济林,给家里带不来任何收入,别人的嘲笑声又风生水起了。村里人都为发家致富绞尽脑汁想各种办法,突然,全村刮起了种苹果树的热潮,大多数人家把最好的良田都种了苹果树,父亲却迟迟不肯种苹果树。

  父亲唉声叹气地说:“凭我多年的种树经验,我们这儿穷山僻壤常年干旱,靠天吃饭,连人吃的水都要在十里开外的地方,靠人背马驮,哪来浇树的水?根本不适合种果树啊!”

  很快五六年时间过去了,全村人种的苹果树由于缺水都以失败而告终,上好的土地白白荒废了几年一无所获,大家又一哄而上砍掉了苹果树,恢复种粮食。村里人惨痛的教训,证明了父亲是对的。父亲的槐树林里已有成千棵槐树都已经长大了,以前淤泥覆盖的死水潭变成了绿洲。这些槐树林既成了村子里一道亮丽的风景,同时也起到了防止水土流失的作用。

  在新世纪初,我毕业工作了也很快结了婚,父亲已七十多岁,常年疾病缠身。由于他腿脚不灵便,全家人都反对他去山坳里种树,怕有危险,为这事他与家里人发生了多次争执。一次我回家时,他委屈地对我说:“咋都反对我种树?可不种树我睡不踏实啊!”看他那执着的劲头,我就劝道:“那你就继续种吧!你身体不好危险的地方可千万不要去,一定要在平坦的地方种啊!”有了我的支持,父亲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继续着他的事业。

  刚进入新世纪,全国掀起了退耕还林的高潮,我们村也一样,父亲的槐树林成了全县乡镇学习的模范林,村里人对父亲又是一片赞叹声。父亲种树的热情再次高涨了,他想把家乡的所有山坡地变成茂密的树林,让家乡变成青山绿水的“陇上江南”,但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父亲由于病魔缠身,心有余而力不足,再也没办法继续他的事业、实现他宏伟的计划了。

  在父亲病情加重的日子里,他把我们弟兄三个叫到床前含着泪说道:“老三在外面工作,我没给他盖一间房,你们两个当哥的都有房了,我想把山坳里的一半洋槐树分给老三,剩下的你们一人一半。”哥哥们都爽快地答应了,父亲转过头问我,我说我一棵也不要,我在城里买楼房用不上,给他们一人一半,父亲听了我的话后有点伤心,沉默了一会儿不高兴地说道:“老三,你别怨我,啥家产也没给你,我没本事,一辈子只会种洋槐树,你买楼房家里也添不上一分钱……”带着愧疚和遗憾,不久父亲就离开了人世,临走的时候,嘴里还喃喃地念叨着他的那片槐树林。

  ……

  正当我陷入沉思时,一阵山风吹过,一下子搅起了父亲的槐树林,飘溢出一股股沁人肺腑的槐花的清香,此刻我的心如这潮水般的槐树林一样翻滚着……

  父亲,您老安息吧!您给我留下的不仅仅是一片葱蔚洇润的槐树林,您给我留下的是一种锲而不舍的愚公精神!正是靠着您传给我的这种宝贵精神,我才迈过了生活中遇到的沟沟坎坎,跨越了各种各样的人生险滩,在激烈的竞争中有了立足之地!


本文来源http://www.010zaixian.com/meiwen/sanwen/1439846.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