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010在线作文网!

四月槐花香优美散文

散文 时间:2018-12-28 手机版

  春天的校园里,一向不乏赏心悦目的鲜花,也常有沁人心脾的芳香。然而今天我闻到了槐花的香味,我既感亲切,又略感陌生。

四月槐花香优美散文

  我的家乡有许多槐树,每年的这个时节,它们总要开白色的小花,一串一串的,或者完全绽放,或者半开不开,或者含苞待放,却低下它们可爱的小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地面上走过的男女老幼,家禽牲畜。春风吹过,满树的花朵摇曳弄姿,婆娑起舞,缕缕淡香,飘散四方,似乎在炫耀自己的美丽。

  然而它们的命运未能如其所料,农村人似乎对它们的美并不感兴趣,而是对它们不花钱就能满足尝鲜的胃口的特点更在意。本来,记忆中春天的故乡,人们吃的很单调,这个季节的蔬菜尚在淡季,物美价廉的蔬菜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槐花的出现,似乎一下子勾起了人们等待一年的食欲。槐树本来也不高,大人们往往搬个凳子,站在上面,就能一把一把地捋下树上的槐花;小孩子往往是嘴里嚼着刚刚摘下的槐花,在树下仰脸看着大人把更多的槐花捋到篮子里,捋够了,家里的大人小孩,都开始把槐花往嘴里送,大口地嚼,刚从田地中牵回的牛、马也低着头用舌头将掉在地上的槐花卷入口中。此时,槐花的香味伴随着欢声笑语,弥漫了整个小院落,此时,别处的槐树下也上演着同样的情景。到了中午时分,能干的母亲们又把捋下的槐花挑择一番,在清水中洗净,拌上面粉,把槐花放在灶上或清蒸或拌蛋炒了吃。锅盖掀开的一刹那间,槐花香溢出厨房和小院,飘逸到街上,诱得许多孩子直咽口水。接下来几天内,更多的小孩牵着妇女的衣襟去找槐树捋槐花。

  我对槐花香的最初感受就是来自那嚼在口中的时刻,那种香味,或伴有幼童口中残留的乳香,或伴随了村姑的口腔中的特有体香,或羼杂着老汉口中的大蒜的臭味,然而,它们都伴随了生命的味道。

  槐花的花期很短,只有两三天功夫,时间一长,干燥的空气就会使它渐渐失去水分,干枯萎缩,最终落入尘埃。也许,槐花若有知,它们不会为自己被人们吃掉的命运而悲哀吧,毕竟它们的生命在那些时候融入了人的生命塑形过程之中,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短暂化为了永恒。

  而今,槐花开在这山城的校园里,本不起眼的它们大多数都开在不起眼的地方,或在山坡上的树林中,或在大楼后的背阴处,人们即是从它们旁边走过,但其他植物的片片绿叶也遮挡了观注它们的视线,就是有人看到了,可能也很少去特意去观赏,毕竟现在那么多花儿正在万紫千红各竞春。它们可谓是“寂寞开无主”,“只有香如故”了。

  当我闻到了它们的花香时,气味淡淡的,纯粹的,一时想不起是什么花的香,真没有想到是槐花的香味。抬头看去,发现是它们依然在煦风中摆弄自己白色的身姿。我禁不住走到可以采摘的地方摘下一串,放在口中嚼了几口,一股清香沁入五脏,那种久违了的亲切感觉油然而生,如同他乡遇故人。家乡此时也又是槐花飘香的时候吧,然而许多生机勃勃的青壮少年人,都为生计所迫,漂泊在异乡,或在工厂作坊中挥汗劳作,或在城市街巷间负重叫卖,或在学堂书屋内挑灯苦读,村上现在还有多少人在这个时节有那种心情去吃槐花呢?

  槐树还是那些槐树,每年都执着地开花送香,它们或许怀着自我牺牲的心情等着被捋下,被嚼在口中,而今,它们还能如愿吗?也许更多的是自开自落,孤芳自赏罢了,它们还能等来那些曾经把它的美丽吃到五脏六腑里却又把树的枝梢揪扯拉疼的人们吗?还能等到那种欢声笑语的氛围吗?


本文来源http://www.010zaixian.com/meiwen/sanwen/929542.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