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010在线作文网!

锦瑟华年情感散文

散文 时间:2019-09-10 手机版

  聆听着悠扬的《锦瑟曲》,沐着冬夜缓缓倾泻的月光,呵一口气,透过玻璃窗的霜花,看着窗外的氤氲逐渐被风吹散,目及之处是那亘古绵长的远方。

锦瑟华年情感散文

  远山外,可曾有你逝去的华年,在这萧瑟的冬夜,听着古曲,品着清茶,随着诗人追忆岁月的过往。任思绪越过千年,伴着李义山的脚步,倾听他内心的喟叹。

  谁不曾对美好的华年流连忘返,谁不曾对美好的爱恋刻骨铭心,时过境迁,慨叹之余也只有放下。读着李义山的《锦瑟》诗,重又勾起无尽的伤感,却不是为自己,而是跟随诗人的情绪波动起伏。

  李义山作为晚唐诗人,把已经衰落的唐诗又推向了另一个巅峰,他的诗虽然晦涩难懂,却又引经据典,辞藻华丽,抑扬顿挫,引起无数文人墨客的效仿,与当时的杜牧齐名,被人誉为“小李杜”,又与温庭筠相当,被人合称为“温李”。

  才华横溢,风度卓然的李义山,政治生涯却是崎岖坎坷,一生陷入“牛李”党争的漩涡之中;他的才华被当时任天平军节度使的令狐楚赏识。“微意何曾有一毫,空携笔砚奉龙韬。自蒙夜半传书后,不羡王祥有佩刀。”足见他对令狐楚的感激之情,以及踌躇满志的豪情。

  然而令狐楚却属于牛党一派,身为令狐楚幕僚的李义山,又被李党一派的王茂元看中,招为佳婿。从此后的李义山,便在“牛李”党争的夹缝中生存,郁郁不得志。

  令狐楚死后,其子令狐绹官居高位,落魄的李义山希望令狐绹念及旧情给予提携,却最终无果。于是写下一首讽刺令狐绹的诗: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樽前有所思。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致使令狐绹惭愧不已。

  仕途的不得意,却造就了一个伟大的诗人,如果李义山政治上春风得意,或许就不会留下那么多委婉凄迷的诗句,令后人争相效仿。在宋代出现了以杨亿、刘筠、钱惟演为首的“西昆体”诗,主要是模仿李义山的诗风,并推出了《西昆酬唱集》,但因义山的诗意境深远,高深晦涩,终是得其表,而未见其髓。

  金代的元好问在《论诗三十首》中的第十二首《论诗绝句》中曾感叹: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色怨华年。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足见古人都对李义山的诗无法全解,何况今人呢?

  一首《锦瑟》诗的解释就有三种说法;一说是李义山为悼念已故妻子王氏所作,表达了诗人对亡妻的怀念,弦断音绝,愁肠百转,即使如庄生为晓梦蝴蝶而迷惘,分不清何为蝴蝶,何为自己;如望帝化作杜鹃,声声啼血,也无法再回到从前,对爱妻的无限愧疚,悲伤的心情即使看到“海上生明月”的美好景色,也如鲛人泪落出珠,感慨只有那时那地才会有如烟美玉。相聚时的美好,只能在无限怅惘中回忆。

  第二种说法,有人认为是李义山在令狐楚家做幕僚时,与一个叫锦瑟的侍儿,一段无果的美好恋情,凄楚中却有着美好回忆,如玉佳人,奉为知己,终是人去楼空,锦瑟弦断,空如蝴蝶飞舞,杜宇悲鸣。

  其三,人们认为,五十弦的锦瑟只有神仙才能弹奏,“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诗人暗喻自己纵有倾世才华,却不为世所用,如烟美玉也只能空染尘埃,锦瑟华年悄然流逝,恍如蝴蝶一梦,杜宇声声,空自悲鸣,面对沧海月明,也如鲛人落泪。

  李义山青年时曾在玉阳山学道,老年却笃信佛教,一入世,一出世,可以看出诗人对世事的无奈,想从青灯佛卷中寻得一世解脱,功名利禄,万般情爱,锦瑟华年,都在佛前化作了一缕青烟,他的诗也像佛前的烟雾,叫后人无法参透,无法琢磨。

  一曲《锦瑟曲》悄然息止,我还在诗人千年的情怀里无法解脱,不觉间已经月上中天,那历经千年的月亮,能否告诉我锦瑟华年流向了何方?


本文来源http://www.010zaixian.com/wenxue/sanwen/1378744.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