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010在线作文网!

赋得还山吟送沈四山人高适唐诗鉴赏

唐诗 时间:2019-07-07 手机版

  天高日暮寒山深,

赋得还山吟送沈四山人高适唐诗鉴赏

  送君还山识君心。

  人生老大须恣意,

  看君解作一生事。

  山间偃仰无不至,

  石泉淙淙若风雨,

  桂花松子常满地。

  卖药囊中应有钱,

  还山服药又长年。

  白云劝尽杯中物,

  明月相随何处眠?

  眠时忆问醒时事,

  梦魂可以相周旋。

  高适诗鉴赏:

  “沈四山人”指唐名士沈千运,吴兴(今属江苏)人,排行第四,又号“沈四逸人”。天宝年间,屡试不中,曾干谒名公(见《唐才子传》),历尽沉浮,饱尝炎凉,看破仕途风尘,约五十岁左右隐居濮上(今河南濮阳南濮水边),躬耕田园。

  约于天宝六年(747)秋,高适游历淇水时,曾到濮上拜访沈千运,结为知交,有《赠沈四逸人》叙其事(见刘开扬《高适诗集编年笺注》)。这首送沈还山的赠别诗,以知交的情谊,豪宕的胸襟,洒脱的风度,真实描绘沈千运清贫孤苦的深山隐居生活,赞美他的清高和隐逸志趣。诗的兴象高华,声韵悠扬,更增添了它的艺术美感。

  诗以时令即景起兴,蕴含深沉复杂的感慨。秋日黄昏,天高地远,沈千运即将回到气候已寒的深山,走向清苦的隐逸的归宿。好友分别,不免感伤,而诗人却坦诚地表示对沈的志趣的理解和尊重。

  在封建社会,仕途通达者往往暮年致仕退隐,那是一种富贵荣禄后称心自在的享乐生活。沈千运仕途穷塞而老大归隐,又另当别论。诗人赞赏他是看透了人生一世的情事,在艰苦的隐居生活中悠然自得安贫乐道。山石流泉淙淙作响,如同风吹雨降一般,是大自然悦耳的清音;桂花缤纷,松子满地,是山里寻常景象,显出大自然令人心醉的生气。这正是世俗之士不能理解的情趣和境界,而为“遁世无闷”的隐士所乐于久留的归宿。

  深山隐居,确实清贫而孤独。然而诗人风趣地一转,把沈比作汉代真隐士韩康,风趣地说,在山里采药,既可卖钱,不愁穷困,又能服食滋补,延年益寿。

  而且在远避尘嚣的深山,又可自怀怡悦,以白云为友,相邀共饮;有明月作伴,到处可眠。可谓尽得隐逸风流之致,何有孤独之感呢?由此可见两人相交甚深。

  最后,诗人用身、魂在梦中交谈的奇异想象,形容沈的隐逸已臻化境。这里用了一个典故。《世说新语·品藻》记载,东晋名士殷浩和桓温齐名,而桓温“常有竞心”,曾要与殷浩比较彼此的高下,殷浩说:

  “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表示毫无竞心,因而传为美谈,显然,较之名士的“我与我周旋”,沈独居深山,隔绝人事,于世无名,才是真正的毫无竞心。

  他只在睡梦中跟自己的灵魂反复交谈自己觉醒时的行为。诗人用这样浪漫奇特的想象,结束全诗,含蓄地表明,沈的隐逸是志行一致的,远非那些言行不一的名士可比。

  由此可知,这首诗旨在赞美沈的清贫高尚、可敬可贵的隐逸道路,因此对送别事一笔带过,重点描写沈的志趣、环境、日常生活情景,同时在描写中寓以古今世俗、真假隐士的种种比较,从而完整、突出地展示出沈的真隐士的形象。诗的情调浪漫洒脱,富有生活气息。加上采用与内容相协的七言古体形式,表达自如不受拘束,转韵自由,语言明快流畅,声调悠扬和谐。


本文来源http://www.010zaixian.com/wenxue/tangshi/1295879.htm
以上内容来自互联网,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给我们来信(xspiccom@163.com),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谢谢.